我24岁,一本研究生在读……

我24岁一本研究生在读,精神分裂,余生要在医院过了。

如果不曾遇见过她,也许前方还有大好前程在等待着我,可一切都再也回不去了。

此刻的我,躺在病床上,眼神空洞。也许能感觉到有人在身边,不解他们为何长吁短叹,愁思爬上眉头。

至于我为什么穿着蓝白条的病号服,在一个可以让我安静的房间里,每天都能闻到安神的花香。

那并不重要。

无论白昼与黑夜,我的生活一成不变。似乎只停在了和她分手的那一天,她和我说,“我们不合适,分手吧。”

她当着我的面,丢掉了我买给她的钻戒。

最后,我们面对面坐在火锅店里,在零下二十度的冬天,吃着热腾腾的锅儿,心早已冷却。

那些画面的碎片,就好像歌曲强迫设定的单曲循环,一遍又一遍折磨我的身心。

1

作为别人家的孩子,我在成绩上从来就没输过。

当别人还在埋头苦读的时候,我每天只需要稍微学一下就能名列前茅,就算是高考百日倒计时,都没有熬过夜。

每天的课余生活,很单调就是看建筑类的书籍,制定未来的古建筑出游旅行计划。从不去和男生打篮球,也不和女生说话,到高考结束,也没能合群。

作为一个性格内向的人来说,社交真的太难了,我更愿意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,怀揣着大大的梦想,希望有一天可以成为密斯?凡?得罗那样伟大的设计师。

高考对于别人来说,也许是随时掀起惊涛骇浪的命运转折点,对我而言,更像是家常便饭。

我没有选择人人梦寐以求的清华北大,更倾向于上海那座星光璀璨的繁华都市。

不都说一人一城,那个远离喧嚣的城主大概会背叛自己。一不小心就贪看了车水马龙,走入人群中吧。

2

此后,建筑设计成了我的毕生追求,密斯老先生的“少就是多”的理念,也成了我的信条。

利用假期时间,一边打工,一边游历山河,没有足够资金的时候,就用木头,用密度板来制作房屋模型,收藏在柜子里。

面包尚在烘烤中,爱情的萌芽也渐渐破土而出。

看着我一柜子的杰作们,期待着有一天,可以遇到心爱的她,住在自己亲手设计的房子里,幸福甜蜜地生活下去。

从没幻想过枕边人是个倾慕者众多的美少女,善良孝顺,温婉可人就好。

就像那句被人说了腻了的话一样,一房两人三餐四季,无须轰轰烈烈,平平淡淡温馨就好。

简单且精致,也许是我未来的口味吧。

3

初见她是在考研大课上,她落在教室里娟秀字迹的笔记本,给了我极为深刻的印象。

再后来,我们又在图书馆里偶遇,就此开启了一起背题,一起吃饭的那段快乐时光。那些枯燥的理论知识和数字都变得生动了起来。

她是个活泼开朗的乐天派,脸上总是挂着笑容,笑起来的时候两颗小虎牙特别的可爱迷人。

现在想来,人生只如初见该多好,不闻来处,不问过往,未有那么多故事与经历,就不会有喜悦与悲欢离合了。

可喜可贺的是,我们双双考上了本校研究生。

我也鼓足了勇气,局促地手捧着99朵玫瑰花束向她表白。她竟然感动哭了,说我是第一个送她玫瑰的人,别人都当她是女汉子,只有我走进了她的心里。

那一刻感觉自己的血液都沸腾了,面包和爱情的发展轨迹和我的人生一样,充满了希望在闪闪发光。

脑子里当时闪过了一句话,未来可期,不负韶华。

4

意识流里,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戒指,可它总是出现,反复出现,折磨的我快要发疯了!

研一的时候,女朋友一直在暗示我,给她买个戒指。其实我也知道,几百块的情侣戒指就能哄她开心。

不过那般轻易,会有敷衍的意味吧,视若珍宝的女孩子,值得拥有钻戒,用一辈子去守护。

买了钻戒,大概可以筹划去求婚了。

我在上课之余,接了一个房屋图纸设计,不过,甲方非常挑剔,本来两个月能拿到那笔戒指的钱,硬生生地拖了半年。

而就在工作结束之后,她似乎对我冷淡了,以前总是和我通电话,下课找我吃饭,现在连说话都开始阴阳怪气了,甚至用几个字敷衍我了事。

除此之外,总是找各种理由,拒绝和我见面。

明明在同一片天空下,却有了相隔万水千山的感觉。

我很难过,很感伤,很茫然,也不知和谁去诉说心里的苦闷。

也许,买了那个钻戒,她就会感动得大声哭泣,说这是我唯一的男朋友送我的大钻戒,除了你,我谁也不嫁。

可我的那枚戒指被丢掉在下水道里,连同我的爱被腥臭的水给吞没了。

她也吓得脸色惨白,也许是因为我阴沉可怕的脸,也许是她没料到这么精准的掉落。

一切都如同暴风雨的前夕,黑云密布,白昼如夜,电闪雷鸣。偏生不能像那场酣畅淋漓的雨,蓄积直至崩溃。

5

当两种性格不能开始互补的时候,就开始了无休无止的互相伤害。

是啊,她不止一次说过,“我真的不能理解,为什么你们有些话到嘴边,还说不出来。

“我要是不说出来,晚上都不能好好睡觉了。”

“你看看你为什么要给自己那么大压力,像我这样什么都不想,不就没有烦恼了吗”

“为什么不接我电话,为什么不回我消息,有什么比我还重要么,一个月见几次面,你觉得正常吗,你要是这样,我也玩失踪!”

我以为遇见她,就是幸福的开始,没想到却是我命运的转折点。

其实那些没能说出的话,已然在行动上了,只是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了。

我24岁,一本在读研究生,精神分裂,困在那个被锁死的世界里,余生住在医院了。

作者说,精神分裂也逐渐年轻化了,得病的人,大多性格敏感内向,因为一次受过的伤害,憋在心里,承受不住的压力导致精神崩溃。

然后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中无法自拔,治愈的可能也非常低。

希望那些内向的人,可以心向阳光,敞开自己的心扉,勇敢地吐槽或是呐喊,而不是让自己承受一切。

欲加之罪,感情破裂,比不得健康地活着更重要。

别让身边的亲人为你操心,他们也会有老的那一天,到时候你又该让谁来照顾呢?

the end

图片来自网络,谢谢你的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