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岁打工人猝死、34岁边养家边考研 有多少人活得平凡又艰难

1月初,拼多多内部一位女性工作人员在凌晨一点半下班的路上猝死,年仅23岁。消息霎时传遍整个网络,有关“996”以及“打工人”的话题甚嚣尘上。

这个姑娘负责拼多多买菜业务,据内部人员透露,公司下班时间超过凌晨两点是相当常见的事情,每一个员工基本上都是在拿命换钱。

这个姑娘去世前的个性签名,是“为多多夺边疆”,天可怜见,代价是自己的生命。

有网友说,这是他最想离开互联网行业的一天,没有之一。但,生存不易的行业,难道仅仅是互联网吗?这难免让人想起如今最能代表“打工人”的城市——北京。

说起北京,比天安门和故宫更出名的,是它的房价和北漂,在疫情笼罩这个蓝色星球一年后的现在,身处这个一线大都市的人们,都怎么样了呢?

2021年1月1日这天,是中国人除春节外最重视的元旦节,万象更新,人们希望一切都会往更好的地方行进。

零点一过,官媒就准时更新了动态:“此刻,一起发2021年的第一条w博。告别一年的泪水遗憾,许你一切顺遂平安!”

大家愿意相信,至少在那一秒钟,生活是平安而充满希望的。

然而一大早,媒体便开始播报疫情的最新动向,如同他们在过去一年中每一天所做的那样。

“辽宁新增4例本土病例。”

“北京新增5例本土确诊。”

这些动态仿佛在提醒大家,即便进入了新的纪年,前一天的2020年亦或者是这一天往后的2021年,在时间流上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前段时间,成都一个女孩儿被确诊了新冠肺炎。当她的流调轨迹曝出后,更多的个人信息也被泄露了出来,遭到一众网友的围攻,然而当北京被确诊病例们的流调轨迹公布后,几乎没人能戏谑的出来,网友们仿佛一瞬间患上了集体失语症,再出声时,叹出的气都充斥着生活的不易……

“且夫天地为炉兮,造化为工;阴阳为碳兮,万物为铜”,天地就像一座大熔炉,其中的一切生灵,就像是被扔在这座大熔炉中经受炼造的材料,苦也。

用这句话来形容走过过去一年的芸芸众生,真是再贴切不过了。

一、34岁的考研人

被注意到的第一个感染者,男性,姓付,34岁,家住北京顺义区,房子是非学区房的“老破小”。什么是“老破小”?顾名思义,就是指房子的房龄长,较为破旧,面积小,由于小区老旧,这样的房子一般都没有电梯。

跟付先生一起挤在这所两室一厅的房子的里的,还有五口人,他们是付先生的家人,其中包括他两岁半的女儿。

付先生的一天是什么样的呢?

工作日的每一天,他需要往返50公里,去往海淀区的公司上班,付先生从事的是建筑行业,在公司的职位并不高,这也意味着,他的薪水并没有那么丰厚。要在北京这座一线城市生活下去,要养活一家老小,他必须思考如何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准。

2020年对于付先生来说,外界是危险的,他的生活是单一的。白天通勤辛苦,结束了一天的劳作后,他要尽快赶回家复习,因为他下定决心要考研,考中国第一学府,清华大学。每周的周末,除了要复习备考外,他会带自己两岁半的女儿去上早教。

上班、下班、复习、上早教,这就是付先生大部分的生活写照。

每天往返五十公里,加上“偷偷”复习,几乎就占用了付先生大部分的时间精力,其余的零碎时间,他不是在去超市买菜的路上,就是从超市买菜回家的路上。

没关系,他还支撑得下去,因为心中有梦嘛。

但世事无常四个字,随时可以发生在这个世界任何一个人的身上。12月22日,距离考研日期还有三天,他需要出示新冠疫情检测报告,于是付先生到麦基诺进行采样。谁承想这天下午,付先生就被公司安排到宁波出差,出差和考研还是发生了“车祸”,但付先生无力反抗,因为公司并不知道他在准备考研。

当天下午,付先生就飞往了宁波。随后,就是被检测出新冠阳性。

他的事迹被大家调侃成了段子:家在顺义,海淀工作,每天地铁50公里,人到中年准备考研,白天上班晚上备考,快到考试必须出差,上午做核算下午飞宁波,打工人,今天你奋斗了吗?

二、凌晨两点下班的女

科比有一句众所周知的名言,叫“你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吗?”

其实在北京,到处都是披着凌晨两点星光下班的打工人。

“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”,是真实的写照。

32岁的王女士住在北京郊区,她有两份工作,白天的正职是在华创电动车顺义基地上班,而晚上,除此之外,她还有一份兼职,是在顺丰大件中转场开叉车,工作时间是在晚上十点到凌晨两点。

根据流调轨迹显示,在确诊之后的五天里,她都是白天上班,晚上兼职,可见兼职并不是偶尔为之,昼夜不停的交替工作,就是王女士的日常。

在确诊之前,她其实刚刚从医院出院,出院之后,她有多次回医院复诊的经历。谁都知道,长期熬夜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的损伤,我们至少可以推断,王女士并不是因为“打工人的打工魂”这种鸡血

口号而爱上加班的,生活所迫四个字,在面对具体病例时候,连说出口都觉得沉重。

一份快递站点的夜班工作,时薪大概是在25元到30元左右,就算王女士每个月全月无休,能够天天出勤,一天也就多赚100元,一个月在正职的基础上多赚3000块。三千元,也许是一些网红炫富都看不上的数字,但总有人为它付出体力和辛苦。

“穷人最不缺的就是时间”,天知道,被这句话刺痛心的人有多少。

三、工作17个小时的的哥

第三个病例,男性,40岁,姓李。是一家打车平台的网约车司机,李先生每天早上六点出车,到晚上十一点收车,天天如此,每一天都做满17个小时。

也许有人觉得这个上下班时间还好,但普通白领的工作时间是朝九晚六,如果加班会有加班费,最起码,中午能坐下来好好吃顿饭。

出租车司机这一行,最容易伤的是腰椎,十个开出租车的,九个腰都有毛病,其次是胃病,因为经常没办法准时准点吃饭,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久了,难免会饿出胃病。

大部分的司机,每天工作时间都超过10个小时,每个月辛苦多跑跑,能赚六七千到七八千,为了这些钱,可真算是把命搭上了。

这几个病例的流调轨迹曝出后,陆续有其他病例的流调轨迹也被拿出来讨论,同样是在北京的一名病患,他的流调轨迹显示,12月14日早上九点多,他从朝阳区某包子铺买完包子,步行到公司开会,这一开仿佛就是一辈子,直到晚上八点,他才结束开会从公司出来,晚上九点左右乘坐地铁,到站后继续乘坐大巴车回到燕郊,在晚上十一点终于回到燕郊住所。

这就是他一天的轨迹:买包子,开会,回家。占用了一天的时间。

不少网友拿不同城市确诊病例的流调轨迹来对比,得出个有意思的结论:成都人民不是在打麻将的路上,就是在蹦迪吃烤串的路上,广州人民不是在吃早茶的路上,就是在吃下午茶的路上,其他城市的人也有着较为正常的流调轨迹,只有北京人民,不是正在打工,就是在去打工的路上。

由此,大家不禁感慨,到底什么样的人,配在北京生活下去?以上案例中,如果说的哥和兼职快递的女士学历不高,生活能够

接触到的高度有限,但第一位准备考研的付先生,他在普通人中虽算不上优秀,却也绝对不算失败:

非北京土著,也许是靠高考实现的教育迁徙,从山西来到了北京,在北京奋斗多年后买到了一套房子,虽然远,但在寸土寸金的北京,这套房子想必不会便宜到哪里去,他将家安在了北京,能够照顾一家老小的生活,还在每个周末陪女儿去上早教,除此之外,他还有勇气将考研的目标定到清华这个高度,付先生也许是不幸的,但他一定是值得敬佩的,其实除了他,每一位在北京用力生存下去的打工人,都是值得肯定的。

他们的生活是那么的平凡,但为了维持这份平凡,原来竟是那样的艰难。

一份流动调查轨迹报告,让“北漂”和“北京”再次成为互联网上的热点,有多少年轻人将自己清澈而不知世事的目光投向这个地方?

很多年前,韩寒说,当他年少的时候,他认为,想要实现理想,就必须来北京,但后来他说,不一定,如果你有梦想,哪里都可以,不一定非要在北京。

这句话的后半句,大概很多人不予赞同,但前一句,一定是目前很多年轻人所认同的。北京大,机会多,在这里能够体会超一线的生活,能够看到很多,听到很多,学到很多,但同样的,生活在北京,都需要承受很多。

那位宣称自己要逃离北京的脱口秀演员李雪琴,有一次接受采访时,被主持人问道:“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,都这么容易丧呢?越来越没有目标了,你怎么看?”

李雪琴听后淡淡一笑,回答:“我觉得大家其实有目标,北京上海那么多年轻人,他们为什么留在那儿?因为他们有想要的东西。每天活力满满的人,总有一天容易大崩溃。而外在看起来丧,是因为他们通过这种丧,让自己精神上放松一下。你仔细观察,其实他们每个人都挺坚强的。年轻人挺不容易的,都累成那样了,丧两句又能咋呢?谁还不能歇一会呢?”

李雪琴要逃离北京,但她偏偏懂得北京,更懂得在乌央乌央成群结队赶到这里的年轻人,她说:“很多朋友问我,离开北京你遗憾吗?说的像我曾经得到过北京一样,我对北京,连个备胎都不是,我,为它奋斗,为它攒钱,为它付出一切,等到我走了,北京依旧说‘你谁啊’?”

这就是北京打工人的真实写照。

北京太大了,它也许能容纳得了万千北漂,但它无法照顾到每一个人,每个在这座城市生活的人,都需要用力奔跑,才能追赶得上每天升起的太阳。

其实新冠只是让这些最普通的人被带到了大家眼前,如今的生活,在没有疫情的时候,他们也是这样度过的,日升月落,年复一年。

生存,始终是一本带血含泪的小说,而故事的主角,是每个用力奔向希望的自己。

祝愿2021年,人间有心想事成。